返回
返回

母亲的菩萨

来源:范文无忧网 | 发布日期:2019-05-31 11:26:24
尽管我升了职却高兴不起来,果然在快下班时,我接到父亲的电话:今天能赶回来吗?你妈过不了今晚了。

尽管我升了职,可是我仍高兴不起来。相反,我的心里有沉重的东西卸载不掉地压着。因为我的左眼在突突地跳,母亲曾经说过,左跳灾,右跳财。

果然,升职第一天上班快下班时,我接到父亲的电话:小三,今天能赶回来吗?你妈大约是过不了今晚……终于,人生中一个大不幸的遭遇与我不期而至。仿佛横空惊起的地震,我挂电话的那一声脆响顿刻令办公室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一处来。

车窗外闪过流萤一样的景色和影子,可我感觉到的依旧是蜗牛的速度,恨不得自己用两脚飞奔。冷风从车窗缝隙间猛烈地灌进来,直往身上冲着。邻座旁边的人不知谈论着什么,兴奋地手舞足蹈,狂笑的样子看上去十分狰狞。没有缘由,我激灵地哆嗦,忽然对眼前熟悉的一切感到陌生,对这个世界充满恐惧。各种喇叭嘈杂不止,警车的,医院急救中心的,消防大队的,间断或一齐鸣笛。我闭起了双眼。然而一句清晰的话却绕在耳边:菩萨在保佑我们,小三,拉着我的手,别怕!

印象中,在我很小的时候,在那个还没通电的小山村里,傍晚行路时我和母亲走在前面,父亲在后面摁亮手电筒把道路照得通透。入夜的万籁我喜欢聆听,但唐突蹿出的蚱蜢常让我哑然失声。我几乎不敢再挪动脚步了,不知往前走还会遇到更心惊的什么。拉着我的手,小三,母亲挨近我说,别怕,菩萨在保佑我们。

从车上下来,我看到伯父,紧接着看到他手执的黑衣。母亲一生偏爱黑色,漆黑如寺庙圆柱粉刷的那种。来不及脱下红恤衫,我拿过衣服边往身上套边朝里屋急奔。

病床上,母亲一动不动。她像我见过任何一处供奉菩萨的塑像,神情泰然,没有怨和恨。但她显然是想见我的。我仓皇地呼喊,她睁开眼,将最后的目光指向了我。只一会儿,她又合上了眼睑,连头也不歪一下。还是没有怨和恨,神情泰然。

母亲的神情是满足我的一个电话吗?想起这个,我的心便扯肝扯肺地痛。

四年前,我说我要去大城市,父亲以沉默的方式同意了,母亲却提了一个条件,要求烧过三天香火以后才出远门。我答应了母亲,可是我很快食言。在母亲第一柱香还未点燃之前,我已悄悄离开了生我养我近二十年的家。

我的离家出走,很大程度上是缘于我信佛的母亲。儿时老师讲,烧香拜佛是迷信活动,所以菩萨不离口的母亲成了我的活迷信徒。我不知道佛到底有什么不好,但我总想反对母亲。她求菩萨保佑我感冒消退,我偏躺着长卧不起,并佯装痛苦地呻吟不止。她求菩萨保佑我学习进步,我偏在考试拿错误的答案当正确地填,有时甚至故意交白卷。直到后来她求菩萨保佑我考上大学,我偏考得一塌糊涂。第二年复读,她说菩萨托梦了,我一定能考个好成绩。可一年后,我的成绩并不好,名落孙山。我这样做,无非是告诉母亲求菩萨没有意义,她丝毫不能保佑我什么。我不要迷信里的菩萨帮自己,想通过我的努力证明我与母亲常说的万能的菩萨无关。

所以我当初答应母亲,是一种缓兵之计。在偷偷离开之前,我给母亲留了一张纸条:如果混得不错,我会回来光宗耀祖;万一没达到我理想的目标,就当没生养过我这个不孝之子吧。我不知这话对母亲是安慰还是打击。因为她一直尽力让我上大学,而我死心踏地去进行所谓的独立自强。

纸条上的句子像魔咒。如果和万一的概率好似百分之九九和万分之一,我被自己的言语击中,没有如果,只有万一。那段日子,露宿街头与蚊子为伍,面朝超市望梅止渴,几毛钱的方便面成了奢侈的饱餐食品。当酒肆饭馆飘出一阵阵浓馥香味的时候,我不由自主地就会一遍遍回想起母亲可口的饭菜。那是怎样的温暖啊,有夹菜深情无限的动作,有劝说语重心长的叮嘱。幸好天无绝人之路,后来在一家工厂我站稳了脚跟。